“拉閘限電”的鍋,該不該由“能耗雙控”來背?
發布時間: 2021-10-08
 
  近期,遼寧、吉林、江蘇、浙江、廣東等地相繼發布有序用電或限電通知,“拉閘限電”現象已經波及10余個省份。
 
  這一輪一些地方的“拉閘限電”牽動了全社會的敏感神經。有許多待解的疑問:此輪供電短缺是否與“能耗雙控”有關?近期為何會發生供電短缺?
 
  應該說,簡單將一些地方的“拉閘限電”歸結為“能耗雙控要求”,是片面的,也是不客觀的。要回答這些問題,不僅需剖析國內與國際兩個能源供應市場,更需深入剖析疫情后中國的產業結構變化。
 
  關注一:電力供需不匹配是此輪“拉閘限電”的根本原因
 
  “整體而言,電力供需不匹配是此輪限電的根本原因。”華北電力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院長李彥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認為,本次限電主要是由于近期緊張的電力供給無法滿足快速增長的電力需求,電網公司為保證電網安全而采取的應對措施。
 
  為什么一些地方無電可供了呢?仔細梳理不難發現,造成多地限電的主要原因有兩點:一是沿海省市疫情后經濟復蘇強勁,電力需求快速增長;二是煤炭價格大漲,煤炭供應緊張,火電企業虧損,發電積極性不高。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全世界制造業產能大減,很多訂單轉移到了中國。廣東省作為制造業大省,對此深有體會。“經濟復蘇勢頭強勁,帶動電量需求高速增長。”廣東省能源局有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介紹說,目前正是“金九銀十”訂單高峰期,尤其是二產、三產用電需求持續旺盛,廣東省統調最高負荷需求已七創新高,達到13513萬千瓦。
 
  北京大學能源研究所特聘研究員楊富強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他說:“受疫情影響,全球市場對中國制造的需求大幅增加,拉動部分沿海城市的電力消費。”
 
  記者仔細梳理發現,率先“拉閘限電”的省份,如廣東、江蘇等地,出口導向型企業較多,九十月是其訂單高峰期,二、三產業用電需求旺盛。
 
  來自國家電網的監測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國家電網經營區內6個月累計全社會用電量比2020年同期增長15.83%。
 
  然而,伴隨著社會用電量驟增一些省份發電能力卻在下降。今年以來,受國內煤炭產能釋放幅度有限、進口煤炭增量有限等多種因素影響,下半年煤炭價格一路高漲。雖然當前正處于傳統意義上的用煤淡季,但煤炭價格一路創下歷史新高,漲幅達到2020年的300%左右。
 
  煤炭價格高漲,但是上網電價卻維持不變,火電企業出現大面積虧損,發電積極性并不高。廣東一家發電企業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坦言:“現在火電每發一度電就要虧損七八分,如果機組全開,電廠一天虧損就得上百萬元。”
 
  火電在我國能源結構中占據重要地位,以發電量計算,占比約占七成。雖然水電、風電、光伏等新能源產能正不斷擴大,發電量占比持續提升,但是現階段的電力結構中,火電依然是最核心的供電來源。
 
  因此,正是“復蘇”“缺煤”等多重因素疊加,導致一些地區“拉閘限電”。
 
  關注二:簡單地將“拉閘限電”歸結為“能耗雙控目標考核”是片面的
 
  8月底開始,幾個能源消費大省拉開了大規模限電限產行動序幕。一些輿論也簡單地將這些地區“拉閘限電”歸結為 “能耗雙控要求”或是“限制低端產能”。應該說,將一些地區的“拉閘限電”置于“能耗雙控目標考核”的背景下,認為是一些地方為完成考核而“拉閘限電”是片面的,也是不客觀的。
 
  “能耗雙控”指的是“單位GDP能耗”和“能源消費總量”雙控,這是執行了很多年的老政策。其中,“單位GDP能耗”早在“十一五”時期就已經作為約束性指標,“十三五”規劃已經明確為“能耗雙控”,“十四五”只是沿用了這一指標。
 
  對比“十二五”“十三五”和“十四五”的“能耗雙控”指標,“十二五”要求單位GDP能耗降低16%,“十三五”要求單位GDP能耗降低15%,“十四五”要求單位GDP能耗降低13.5%。“‘十四五’的要求并沒有加碼。”太平洋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陳曦分析認為,從年度來看, 2021年的“能耗雙控”指標同樣沒有加碼。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要求,單位GDP能耗降低3%左右,2017年要求是單位GDP能耗下降3.4%以上,2018年是3%以上,2019年是3%左右,2021年跟2019年要求相同,比2017年、2018年要求低。
 
  陳曦特別強調,需要注意是,由于2020年沒有要求單位GDP能耗下降的具體數值,實際執行結果僅為下降0.1%,事實上起到了做大基數的作用,2021年僅需要完成降低3%左右,這本來是2020年應該做的事情,延后了一年完成,理論上難度應當更小了。應該說,2021年的“能耗雙控”并沒有因為碳達峰、碳中和而加碼。
 
  關注三:一些未運行的高耗能項目尚未在能耗方面發揮影響
 
  “能耗雙控”這樣一個實行了很久的政策,在2021年指標實際上并未加碼的情況下,今年8月之前執行情況不盡如人意。
 
  今年8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顯示,從能耗強度降低情況看,今年上半年,青海、寧夏、廣西、廣東、福建、新疆、云南、陜西、江蘇9個省(自治區)能耗強度同比不降反升,10個省份能耗強度降低率未達到進度要求。
 
  為此,國家發展改革委對能耗強度不降反升的9個省(自治區),對所轄能耗強度不降反升的地市州,今年暫停國家規劃布局的重大項目以外的“兩高”項目節能審查。
 
  國家發展改革委新聞發言人孟瑋介紹說,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國家發展改革委會同有關部門開展了專項檢查。截至今年8月,督促各地壓減擬上馬的“兩高”項目350多個,減少新增用能需求2.7億噸標準煤。
 
  應該說,部分地區盲目上馬“兩高”項目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電力供應,推動了當前一些地區“拉閘限電”情況的出現,但這并不是“拉閘限電”的主要原因,因為一些未運行的高耗能項目尚未在能耗方面發揮影響。
 
  一些地方“拉閘限電”,引發社會對冬季能源保供的擔心。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國家電網等相關部門,遼寧、吉林、浙江、廣東等地政府紛紛出臺相關政策措施,進一步挖掘增產潛力,突出保障發電、供暖等民生用煤。部分地方政府為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項目盲目發展,組織開展高耗能企業用能預算管理、有序用電和錯峰生產等措施,特別要求在采取有序用電的同時,要進一步加強精細化管理,確保民生用電不受影響。
 
2021年10月08日作者:劉曉星來源:中國環境報 

爱情岛论坛 - 亚洲品质自拍视频网站,极速福利视频在线观看